29岁的他凭借有关实现量子隐形传态的研究成果,与伦琴发现X射线、爱因斯坦建立相对论等影响世界的重大研究成果一起,被《自然》杂志评为“百年物理学21篇经典论文”。

  虽然成名海外,但他却心系祖国。

  在中科院“百人计划”的支持下,他回国组建了自己的实验室,使国内几乎“零基础”的量子信息实验研究得以快速起步,在短短的几年内,便在国际上首次实现五光子纠缠和终端开放的量子隐形传态,同时入选欧洲物理学会和美国物理学会评选的“年度国际物理学重大进展”。

  他就是中科院“百人计划”入选者、中科院院士潘建伟。

  学有所成 毅然回国

  1987年,17岁的潘建伟放弃了保送浙江大学等高校就读经济管理类热门专业的机会,毅然选择了自己钟爱的物理专业,进入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系。

  在中国科大,他第一次接触到量子力学,就被深深地吸引了。

  1996年,在中国科大获得理论物理硕士学位后,潘建伟来到奥地利茵斯布鲁克大学,投身Anton Zeilinger教授门下攻读实验物理学博士学位。

  第一次与导师见面,Zeilinger教授问潘建伟的梦想是什么,他答道:“在中国建一个像您的实验室这样的、世界领先的量子光学实验室”。从此,他在国外的科研之路也就此展开。

  为了能尽快进入实验量子物理的前沿,潘建伟几乎整天都泡在实验室里,摆弄着以前从未见过的光学器件。经过一年多的日夜艰苦努力,他和实验室的同事们完成了一个重要的实验,即在国际上首次实现光子的量子隐形传态。这个实验发表在《自然》杂志上,被认为是量子信息实验领域的开山之作,同时被美国物理学会、欧洲物理学会和《科学》杂志评为年度十大进展,并被《自然》杂志特刊纳入“百年物理学21篇经典论文”。

  2001年,潘建伟放弃了国外为他建立实验室的机会,回到母校中国科大。在主管基础研究和人才引进的时任中科院副院长白春礼的感召和鼓励下,他开始在中国科大组建实验室。

  至今,潘建伟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获得支持的情景。“当时向基础局申请的知识创新工程重要方向性项目经费很保守,只有200万元。结果基础局批准了400万元,再加上人教局通过‘百人计划’支持的200万元,在当时算是一笔大投资了,我们的研究工作才得以顺利起步。”

  谈及回国,他认为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我从没想过不回国。当初出国,就是为了做实验研究。积累了一定知识和技术以后自然要回来,这是从出国那天开始就决定好的事情。”

  初衷未改 奉献科学

  回国后,潘建伟发现国内的技术条件比较差,还不足以支撑一个在国际上持续领先的研究小组。同时考虑到量子信息是一个多学科交叉的新兴领域,需要各方面的人才、技术和较高强度的经费支持,因此,“我们必须与国际上的先进小组保持密切联系,向他们学习,才能更快地前进。”潘建伟表示。

  2003~2008年间,潘建伟便开始国内、国外两头跑。一方面在中国科大实验室大力发展光量子信息技术,另一方面在欧洲从事冷原子量子调控方面的学习与合作研究,并通过在国内招收研究生和博士后等方式培养该领域的研究力量。

  2008年,潘建伟将其在海德堡大学的实验装置整体搬迁回中国科大,同时将这几年在欧洲精心培养的一批优秀年轻人才引回国内,形成了一支优势互补、创新能力强的团队。

  这批回国的年轻人中,通过“百人计划”引进的就有8个,他们回国时基本上都是30岁出头,正处在创新能力的高峰期。

  潘建伟的团队自组建至今,团队成果1次入选《自然》杂志评选的“年度十大科技亮点”、2次入选欧洲物理学会评选的“年度国际物理学重大进展”、3次入选美国物理学会评选的“年度国际物理学重大事件”、7次入选由两院院士评选的年度“中国十大科技进展新闻”。

  在潘建伟看来,这一切成绩的取得,都离不开中科院的持续支持。认清明天的去向,不忘昨日的来处。回顾十余年来团队和国家量子信息科技发展的点点滴滴,潘建伟感慨良多。

  “‘百人计划’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鼓励自由探索,资助重点在于培养人才、培育团队,而不是完成既定的科研任务,在管理上的条条框框较少,因此在功能上是其它人才项目无法替代的。”

  作为国内第一个科研人才引进项目,20年来,“百人计划”像一块磁力巨大的吸铁石,吸引着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才回归国土。它不仅是一个海外引智计划,更是人才培养与人才吸收并重的大举措。潘建伟及其团队的发展就是“百人计划”实施效果的一个鲜明写照。

  展望未来,潘建伟对“百人计划”今后的发展充满期待,他相信“这个极具特色的人才项目一定能培养造就更多在世界科技前沿发挥重要作用的将帅之才,孕育出更加丰硕的科技成果,为国家的科技崛起和民族复兴做出更大的贡献。”

  来源:中国科学院